当前位置: 首页 > 廉政文化 > 读书·文化

岁月不居,时节如流

信息来源:光明日报发布时间:2019-03-05

“岁月不居,时节如流”,习近平主席在2019年新年贺词开篇引用了这句古语,在表达时光飞逝的同时,鼓励全国人民以只争朝夕的劲头、坚韧不拔的毅力,继续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推向前进。

“岁月不居,时节如流”,语出《三国志·吴书·孙韶传》:“岁月不居,时节如流,五十之年,忽焉已至。”这句话是感慨光阴不能停留,就像流水一样消逝。它出自东汉末年“建安七子”之一的孔融写给曹操的信。在信中,孔融劝彼时已大权在握的曹操赶快延揽被孙策、孙权兄弟迫害的名士盛孝章,否则盛孝章将“身不免于幽絷,命不期于旦夕”。曹操接信后,即征孝章为都尉,但征命未至,孝章已为孙权所害。明代晚期文学家张溥以《论盛孝章书》为名,将这封信辑录进《汉魏六朝百三名家集》。

人才的使用是这样,人自身的发展乃至社会的演进又何尝不是如此。“无数人事的变化孕育在时间的胚胎里”。的确,时间带走一切,长年累月会把你的外貌、性格、命运都改变。时间是个最令人琢磨不透的东西:它最不偏私,给任何人都是二十四小时;也最偏私,给任何人都不是二十四小时。关键就在于我们人类自身对待时间的态度和做法上,正如恩格斯指出的,“利用时间是一个极其高级的规律”。最令人惊异的是,马克思所说的“时间是人类发展的空间”,把时间的一维性和不可逆性同空间的三维性融汇起来,揭示了一个民族、一个国家乃至整个人类社会崛起的秘密——人事活动一幕幕空间舞台的“情节”就是在时间中上演、展开的;如果丢掉精彩的“情节”,就演不出华彩的历史乐章。因此,毛泽东讲,“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”,邓小平说,“我就担心丧失机会。不抓呀,看到的机会就丢掉了,时间一晃就过去了”。回溯历史,人们发现这样的机遇、机会往往是存在的,遗憾的是没有抓住而转瞬即逝。

不居的岁月、流动的时节,这一客观冷酷的法则谁也无法改变,唯一能够改变的是主观对时间运用的规律。这说明,人们在冰冷的时间自然法则面前并不是无所作为的。如何作为?毛泽东说要“争”、邓小平说要“抓”,这就是人为的积极能动性,而不是一味去后悔、慨叹——在悔叹的同时,我们又不知不觉地丧失当下。托尔斯泰警告我们:“记住吧:只有一个时间是重要的,那就是现在!它所以重要,就是因为它是我们有所作为的时间。”

今日中国,前所未有地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心,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。这就是我们当代人的现在,它包含在一步一步的行程之中。过往的成就是辉煌的、耀眼的,正如习近平主席指出的那是“撸起袖子干出来的”,甚至是“拼出来的”;“我们都在努力奔跑,我们都是追梦人”“世界看到了改革开放的中国加速度”。新时代要不断进行自我革命与社会革命,才能即便在“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”的情形下,亦能坚定地完成我们伟大复兴的使命。

一句箴言说得好,“珍惜时间的秘诀在于,少说空话,多做工作。”若以此态度做事,则功业可就。1919年,毛泽东在《湘江评论》中写道:“天下者,我们的天下;国家者,我们的国家;社会者,我们的社会。我们不说,谁说?我们不干,谁干?”百年过后,此话犹惊雷在耳。让我们以主人翁的担当意识与精神,“一起拼搏、一起奋斗”“咬定目标使劲干”。(作者:朱康有,系国防大学教授)